文/台东县政府广告企划

退休後,向往不一样的生活?在大城市待久了,总会对清净恬适的生活心神向往,台东稻田、海洋与山峦连绵成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,也成为许多退休族群心目中理想的移居地。来自香港的郭羚夫妇, 2014年移居台东,爱上台东的纯粹与简单,人生下半场选择在台湾後山安顿身心,并体会到知足常乐才是让生活越益丰盛的源头。

居住台东将近7年,郭羚在个人脸书首页写下自己是「来自香港的台东人」,他们早已不是他人口中的新移民,而是道道地地的台东人。

2021年台湾有几个月笼罩在疫情下,位於人口边陲的台东,生活似乎较稠密的都会区影响来得少,聊着防疫日常,郭羚说一点都不焦虑,在家抬头就能看见蓝天,向外望去就是绿意稻田,除了减少外出,在家享受成为「疫情煮妇」,其实生活一切如常,偶尔才靠外卖。

「你知道吗?我刚刚订外卖,餐厅老板还特地传讯息问我,口味是否喜欢?有没有需要改善?你看这就是台东人的温暖,教人怎麽能不爱?」即使居住多年,谈及台东的好,郭羚依旧像是初来乍到的旅人充满惊叹。

退休後的家,从选址台东到户外庭园室内装饰,都藏有郭羚夫妇对人生下半场的向往。

放假就从香港飞台东度假  乾脆移居当下半辈子的家

大半辈子都居住在人口稠密生活压力大的香港,对郭羚来说,旅行是纾压的最佳良方。和先生都是老师也同样热爱旅游,教中文的她更曾写过旅游书,之後在出版社的引荐下,以旅游作家身分参加2010年的台东香港首航交流团,而这也成为她爱上台东的契机。

「这趟4天3夜的旅程,算是我第一次深度玩台东,我们走访池上的稻田、都兰的海边、山上的部落,还拜访台东画家江贤二的家,让我看见了台东最美的风景与文化,实在太迷人了,心想着此後定要好好认识这里。」超过10年的印象,仍旧令郭羚难忘。

池上秋收音乐会是每年必参与的盛会,还曾巧遇专程飞来欣赏的香港学生。(郭羚提供)

喜欢的地方,再远也不觉得远。之後几年,郭羚与先生只要放假就从香港飞来台东度假。

「2011年年底我们到都兰跨年,元旦早上爬起来到海边看日出,虽然天气不是很好,但看着阳光从云雾露出的魔幻景色,我心里感到莫名的悸动,突然就确定这里是我下半辈子的家。」在台东待久了,人总是能找到心中最平静的那一块。

向来理性的先生也难得有同样的冲动与默契决定,他们遂开始着手处理移民事宜,2014年他们先找到台东市郊区一处独栋有着大花园的白色别墅,年底就正式落脚台东安定下来。

月光海音乐会,以自然景观做为舞台背景 ,日升月升浪起潮退最让郭羚醉心。(郭羚提供)

浓浓人情味:你来台东,我们就要好好款待

这些年到过不少地方旅行,直到遇见台东,郭羚夫妇才对退休生活有了更具体的想像。「这里空气好、风景好,文化差异小又没有语言隔阂,加上生活开销负担小,最重要的一点是人情味浓,是别地很难找到的。」

郭羚回忆,第二次来到台东时住在都兰海边民宿,因为不知道来台东自助行租车更自由方便,民宿主人乾脆当她和先生的免费地陪,开车带着他们到处玩,感动之余也因此成为很要好的朋友。

又有次郭羚到池上大坡池搭竹筏,但因为那天只有他们一组客人,没凑足人数无法开船,郭羚正打算放弃,船东却说:「没关系,我们还是开船也不收费,你们是游客,下次来不知道是哪一天?现在如果让你们失望,我觉得非常过意不去。」这句话也让她放在心底。

「这一路上帮助我们的人太多太多,像是介绍房子的房仲还义务帮忙处理移民文件、找装潢的厂商⋯⋯我觉得台东人大多有种心态,就是你来我们这边我们就要好好款待。」旅人总说台东的土地会黏人,原来黏人的还有浓浓的人情味。

国宝级蔺草编艺术家林黄娇(右二),待郭羚夫妻如子女,今年过年前夕教他们一起做传统客家年糕。(郭羚提供)

在香港一天做十几件事  定居台东仅二三事就很充实

「有次回香港,朋友说我讲话变很慢,我根本不自觉,後来想想应该是跟着生活步调一起放慢。」来到台东後的这几年,少了工作压力,日子也变得宽裕。「以前在香港生活步伐一定要快,赶上课、开会、见家长、辅导学生、上培训课程,还要照顾小孩生活及功课、安排社交生活等等,一天可能要做十几件的事情,在台东一天可能只做两三件,也没有什麽非得要做的事不可。」

反问她生活会无聊?郭羚说,不会啊,退休後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。「像我先生喜欢天天整修家里的大房子和做园艺,我则会到田间散步、上健身房、做SPA和练瑜珈,甚至去挑战以前很讨厌的事:画画及唱歌。原来有些被埋没或压抑了的潜质,是可以再浮现出来。」

郭羚的一天从早上7点开始,画画、练瑜伽,下午优闲骑单车到健身房,偶尔也参加日文歌唱班。(郭羚提供)

她认为,台东安静但不是没有人气,尤其这几年当地活动愈来愈多,像是热气球、月光海音乐会、南回艺术季等,一年四季有许多活动可以参加。「即便是不出门待在家,四季甚至一天内都有不同景色可欣赏。」

迈入第11年的台湾国际热气球嘉年华,是郭羚觉得最具代表性值得朝圣的在地活动。(台东县政府提供)

有趣的是,原本移居台东郭羚想要好好写作,先生则是想从事琉璃艺术,甚至在家里造了一座窑,但不晓得是这些年生活太幸福,还是想做的事太多,郭羚笑说,少了沉重感好像就文青不了了。

郭羚的先生对琉璃艺术创作情有独锺,家中就有窑烧工作室,也曾开过琉璃体验课程,与游客分享动手做的乐趣。

不想到失去热情才退休  选择50岁後时间留给自己

「我们大概在40岁时就已想好退休计画。虽然对香港有很深的感情,但退休後却不想留在香港,想找一处更接近自然的地方。」

郭羚表示,虽然很热爱教书,但身为国文老师,每天都有改不完的作业和备课,加上课纲朝令夕改,多年下来早已身心俱疲。「我不想累到热情通通被磨掉时才退休,选择在50岁最好的状态时退下来,让自己和学生都有美好回忆。加上两个小孩都独立了,在香港也没有羁绊,所以才能毅然决然到台东重新生活。」

「很多人退休会感到失去重心,甚至认为失去社会功能而失落沮丧;但我不这麽想,我的前半生已经为家庭、为学生尽了责任,後半生应该要留给自己。」她也认为有机会就要多为台东贡献己力,「台东给予我好多好多,我应该要回馈,所以我经常透过讲座、社群,和香港人、台湾人或外国人介绍台东的美好。」

归零後到台东重新学生活,郭羚喜欢台东的蓝与纯粹,觉得她能净化心灵,烦恼抛诸脑後。(郭羚提供)

在台东学到的事:愈简单就愈幸福

这些年有愈来愈多香港人移居台东,大街上也开起不少港式美食店,究竟对香港人来说台东的魅力是什麽?郭羚认为,台东的蓝和台东的纯,就是台东最大的魅力。「太平洋深邃的宁静,就像是心的避风港;台东人简单而知足的纯粹,让人愿意放下防备交朋友。我常开玩笑跟香港朋友说,在台东你会觉得很安心,不用担心人生地不熟会给别人欺负。」

即使人在台东,夫妇两人依旧很关心香港的消息,郭羚有感而发,「人生没那麽复杂,跟着大自然生活,心就感到很满足了;懂得放下,就得到更多。这是我在台东学到最重要的事。」

郭羚与先生移居台东後,心境上有了转换,更专注自我的实现,乐於当一个分享者,生活看似简单心灵却很丰盛。

2021/08/27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