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渐冬再醒来的时候,身旁已空无一人。

细小的失落从心底蔓延开来,渐渐地,变得无比巨大。

他拿起手机,才淩晨一点四十,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。

即使习惯了一个人,可欢爱之後不见人影的感觉,还是挺让人伤心的。

他走到窗前,就这样静静地望着楼下渺小的车水马龙,那些暖黄色的街道,像是无数条首尾相接的河流,没有尽头,也找不到开端。

其实很多时候,你都会发现,当宇宙变得沉寂之时,我们才会铭记住自己最真实的样子。

孤独,彷徨,而悲伤惶恐。

矛盾,愤怒,而姿态独立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…….卸下外壳之後,由内而外,一切都变得极其柔软。

就像此刻,三十五岁的他一样。

人其实是老的很快的,一眨眼,长大的就成年了,成年的就衰老了。而悲伤,和那些令人伤痛的记忆却永远不会变质,如果规定着保质期,它即是无限。

他低下头,忍不住去看戒指。

这是李蕴给他最好的,最有意义的礼物,第一次让他相信爱,且恢复着勇往直前的勇气。

但此时此刻,却让他觉得难过。

他心心念念的人,给了他所有想要的,甚至将日光都给了他。

可他却变得贪心起来,想要他,想要他的昼夜,和他覆盖自己身体时的灼热体温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那种感觉太奇妙了,让人忍不住颤栗,又忍不住…….想要more,more,more………直到把对方的一切,榨干取净为止。

他摁着发疼的太阳穴,闭目养神半天,那疼意才减弱一点。

就这样一直撑到早上七点,闹钟一响,他便收拾了东西,换衣服去上班了。

一到公司,小徐他们就凑上来,问他:“应哥应哥,昨天好像是你生日吧?过得怎麽样,要不要同事们再帮你庆祝一次?听说皇宫新来了几个小男孩,长得可好看了,要不要去玩玩?”

想起昨天,自然第一个画面就是那场欢爱。

应渐冬不由得面红耳赤,连连摆手,笑着说:“饶了我吧,我已经老了,经不起折腾了。”

大家哈哈大笑,送完礼物,便散了。

应渐冬望着那一桌子礼物,心里温暖的同时,也忍不住感慨自己老了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一眨眼都三十五岁了,说不定再一眨眼,就成白发老头了。

想到那个场面,他就觉得落寞。摇摇头在桌前坐下来,刚打开电脑,就有一封邮件。

是以前的一个客户,说是朋友买了新房,要请设计师,就顺手推荐了他。

对於老客户,应渐冬一向感激,连连道谢几次,又和对方交换了联系方式,确定下来看房子的时间地点,他这才关闭邮件。

结果刚关了邮件,外面就叫他:“应设计师,有你的快递。”

应渐冬觉得奇怪——他并没有买什麽东西呀,怎麽会有他的快递呢。

然而在看到快递小哥拿着的那超大一捧玫瑰花时,他脸红了。

…………在议论声中,他低着头走过去,几乎要羞死了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李蕴也太明目张胆了…….怎麽能把花送到公司来呢……这不是让同事八卦他吗…….

转身匆匆欲逃,却被快递小哥拉住了:“先生,还有东西呢。”

还有???

老天爷呀,饶了他吧。

本以为是小礼物之类的,可快递小哥再次来,竟然抱着一个两米多高的的大箱子。

公司的人都看傻眼了,天呐,这送的什麽东西,竟然这麽大!

应渐冬也懵了——李蕴这是搞得哪一出?送花他也就勉强接受了,可这麽大一个……是什麽鬼?

快递小哥一走,大家就围了上来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小徐贴心的把美工刀都递来了。

应渐冬:“………”

他看了眼快递盒子上的易碎品标签,内心慌得不行。

手颤颤抖抖地接过美工刀,一点一点划开包装,盒子打开的一瞬间,他愣了。

——………..超大泰迪熊?
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小徐爆笑,“应哥,这谁这麽有心啊?两米多高,还是泰迪!”

应渐冬尴尬地笑笑,走到一旁,给李蕴打电话。

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,李蕴心情不错,声音也温柔的不像话:“喂,应叔叔,收到礼物了吗?”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应渐冬有些不自在:“……你干嘛要送只熊过来啊?那麽大,办公室没地方放的。”

“那只熊是我前几天特意让人从美国空运过来的,你工作的时候,应该是很寂寞的吧?想我的时候看看它,就当是我陪在你身边了呀。”

“……..”这话让人没法反驳,应渐冬回头瞅了那泰迪熊一眼,低下头,嘴角却忍不住提了起来,“……你现在在干嘛?”

“在新房子,”李蕴像是把电话夹在了肩膀上,声音有些不太清晰,“家俱送来了,不过具体布局,还需要重新规划一下。正好工人也在,我就付钱让他们按照设计图布置了一下。”他顿了顿,道,“你呢?”

“刚收到快递……”应渐冬瞧见有人来了,急忙说了声等会再说,就挂了电话。

“应哥,是不是有人追你呀?”来人是小徐,公司里的八卦头条分子。

“没有,”应渐冬收起手机,笑了笑,“只是朋友送来的生日礼物而已。”

“女的?”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“…男的。”

“哇塞——”小徐一听,眼睛亮了。

他凑过去,小声地趴在应渐冬耳朵上说:“应哥,你可千万要抓住机会呀,虽然被人甩了,但你也不要灰心,桃花总还是要来的嘛,对不对。”

小徐这麽一说,他蹙了蹙眉。

被甩的事,他从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,那小徐又是怎麽知道的?

他不禁怀疑:“你怎麽知道这件事的?”

“我当然知道咯,”小徐撇撇嘴,“你请假的那几天,有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公司加班的时候,你男朋友来了。他可能是来找你的,但是看你不在,就又走了。”

……江南豫来过了?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应渐冬眉头皱的更狠了:“那你怎麽没把这件事告诉我呢?”

“因为他不让我说呀!”小徐无辜,“我当时还特意问他了呢,要不要给你打个电话,告诉你一声他来了,他说不用了,还说别让我告诉你他来了。哦对了,”小徐转身,从办公桌带锁的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,交给应渐冬,“瞧我这记性,他说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,我竟然给忘了。”

小徐嘿嘿一笑,挠了挠头,就跑掉了。

应渐冬握着那个信封,心里十分不是滋味。

他终究还是对不起江南豫,明明提出要交往,要好好对他的是自己,可到头来,却始终辜负无视了那个人。

他应该是很伤心的吧。

他这麽想着,攥紧信封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然後将玫瑰花和熊放在办公椅上,打开了信封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里面是几张钞票,和一封信。

他展开来,上面写着:

——应大哥,见信安好。

这段时间你过的怎麽样,还好吗?吃饭的时候你接到电话走了,从那时起,我就知道,也许你不会再回来了。你是个很好的人,可我的家庭情况很差,根本没办法安心和你在一起,所以我只好选择离开。这里是你给我的钱,我并没有全花,剩下花掉的那一部分,有机会我会补上的。谢谢你应大哥,祝你幸福。

——署名是江南豫。

看完这封信,应渐冬沉默许久。

他从没想过,因为家庭差异这个理由,和另一半分开。

但他知道,江南豫这样说,只不过是给他留面子罢了。对方又不傻,也许早就看出了,他心里住着另一个人也说不定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他将信重新装好,锁紧抽屉里。

然後拎起公事包,出了公司。

只是不太巧,刚出公司,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应渐冬没带伞,那雨又越来越大,一时半会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。

他站在公司大楼下,犹豫小半天,决定冒雨去停车场。

顶着公事包小跑一路,终於到达独立停车场时,他松了口气。

——然而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应渐冬坐进车里,打开蓝牙,对方竟然是邮件里的新客户,要他现在去看房子,商量设计的事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他问了理由,对方支支吾吾,态度强硬地很,说不出个正当理由来,还非要他现在马上去。

这种毫无理由的临时改期,让应渐冬挺反感的。

但他又不好拒绝,只能记下对方的位址,然後冒着大雨开车前进。

客户的位址,是西郊那边新开发的社区,荣锦。

应渐冬听说过这个楼盘,本来买的地皮是附属一中那片,但後来因为注资人撤资,导致整个地产公司破产,被逼无奈之下,只好换成西郊这片“闹鬼”的地皮。

他是不信世上有鬼的,但这样阴沉沉的天气,去那样人烟稀少的地方,着实也够瘮得慌。

好不容易东绕西绕到了西郊,要给客户打电话,手机信号却骤然消失。

状况百出,应渐冬蹙眉,心情也差到了极点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他叹了口气,等了半天,电话都打不出去,最後只好返程。

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,等他一回公司,竟然就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,说是客户突然退单,不在他们公司下单了。

应渐冬觉得莫名其妙,他把所有情况陈述一遍後,老板也有些无奈。

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,出了办公室,应渐冬就直接下班了。

他和那些年轻的设计师不太一样,因为和老板是同学,所以上下班时间比较自由。

雨没停。

他不想再淋雨前进,乾脆就在楼角的咖啡店坐下来,点了些东西,一边品嚐美食,一边等待雨停。

这个时间,店里坐的都是些贵妇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应渐冬一进来,她们就把目光放在了他身上。

外表出色,头发稍微打湿,面容些许浮白,戴着两百万的腕表,又宽肩窄背……这样的男人,典型就是高富帅的极品标配,不引人注目都是假的。

但应渐冬对这些爱慕的眼神却毫无察觉,他只是坐在窗边,一边喝咖啡,一边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。

最终拉回神智的,还是背後那些八卦的声音。

“Mandy姐,你老公不是在美国做生意吗?最近怎麽样,欧美的上流圈子有没有什麽新闻啊?你懂得哦,那种的。”

“是啊,Mandy姐,有没有呀?快说来听听。”

“也没什麽,”被叫做Mandy姐的女人笑了两声,声音清冷道,“只不过是Lee’s财团的幕後掌权人Lee要飞回国,处理一些私人事情而已。”

“诶?真的吗?”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“Mandy姐,那会是什麽事儿啊?难道是他要把老婆接回去?”

“老婆?呵,你想多了。我亲爱的妹妹,欧美整个圈子人尽皆知,Lee是不婚主义,人家根本是不可能有老婆的。”

“诶?但是我听说,他有一个儿子啊。”

“有私生子算什麽,傻妹妹,这年头会生孩子的女人多了,可真正上位的有几个?况且人家根本不止一个儿子,我老公上个月参加富人圈聚会的时候,可是亲眼看见Lee把小儿子带在身边,父子俩一起出席的。”

“小儿子?不是…….那个叫李蕴的继承人?”

“当然不是了,这个小儿子是中义混血,只有十四岁。听说他妈妈长得特别美艳,是义大利最大黑手党的独生女。But,”女人冷笑,“有美貌有地位又怎麽样,根本打动不了人家半点,还不是白费精力?”

应渐冬垂眸喝了口咖啡,液体沾染上舌苔的一瞬间,苦涩就地蔓延。

他忍不住蹙眉,握着玻璃杯的手掌,也不觉紧了许多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“哎,那Mandy姐你说,这世界这麽大,Lee又那麽有权有势,为什麽偏偏找不到心仪的人呢?”

“wrong,你又错了,我老公听说过,Lee有过锺情的人。而且他之所以是不婚主义,就是因为这个女人。他本来是打算和她在一起的,但碍于家族施压,只能被迫和对方分手。说起来,我还真想知道,这个女人是谁,竟然有这麽大的魅力,让Lee’s财团的BOSS为她着迷。”

“是啊,好羡慕那个女人啊。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Lee有喜欢的女人,而且没能和对方在一起,那他和这两个儿子的感情应该也只是一般。毕竟不是爱情结晶,不过两个种而已,估计不会得到太多青睐。”

“谁说的,我听说这个大儿子特别受Lee的重视。不仅把他接到美国念书,还在他二十岁生日那天,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了他的财团继承人身份。可是…..”

“可是什麽?”

“我见一些外国八卦杂志上面写了,说这个大儿子,李蕴不是很care他父亲给他的财产,还有继承人的身份。怎麽说呢,好像父子俩之间一直有隔阂,也不知道是因为什麽。”

雨停了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应渐冬吸了口气,起身结完账,便毫不犹豫地离开了。

——李蕴之所以和他父亲不和,也许外人不知原因,但他却是心知肚明的。

——因为他父亲逼他娶了一个男人。

用李蕴的话来说,就是逼他成为了那种最令自己恶心的同性恋。

所以他对父亲的恨意,是外人看来,完全无法理解的。

这也让他忍不住担心受怕,生怕李蕴对他的喜欢,对他的承诺都是假的,都是一时兴起。

这种慌乱,一直到他回到公寓,也没有消失半点。

太糟糕了。

我是广告,请往下继续阅读

带着这种乱糟糟的害怕,他煮菜时烫了手,切水果时切了手,最後就连开电视时,都不小心把水杯碰到在地上,摔碎了。

而门铃声,

也叮咚一声响了起来。

耽美小说BL免费小说全文阅读推荐当冬夜渐暖

刚刚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